规制“黑名单”当树立法治观
稿件来源:法制日报声音
发布时间:2018-10-26 09:11:12

对“黑名单”等征信制度进行法律规制,关键任务是要解决好如何规制“黑名单”的问题。我认为,规制“黑名单”等征信制度,应当从如下几个层面扎实推进:应当树立正确的法治观,确保规制的合法性。建立征信系统尤其是建立所谓“黑名单”制度,其中包含了可能对公民、法人和其他组织造成权益侵害或者义务增加的属性,应当有法律法规的依据。谁可以收集公民的征信数据,谁有权获得公民的征信记录,谁可以利用乃至删除公民的征信记录等等,都应当经过法律的明确授权来加以规定。

应当树立正确的规制观,实现规制的合理性。正确的规制观要求“黑名单”等征信制度须以国家和社会的公共利益为逻辑起点和价值归宿,既要使失信者付出足够的代价,以有效治理失信行为高发问题,又要坚持合理规制的原则,按照失信的种类、形态和程度等的不同,科学合理地设置相应的规制措施。

应当确立分类管理制度,确保规制的准确性和实效性。应当尽可能避开不分失信情形的大小和轻重等情形,眉毛胡子一把抓式的“黑名单”。通过对有关征信的信息进行科学分类,对守信和失信行为进行科学界定,以遏制那些借助“黑名单”而滥用惩处权的情形,科学合理地将上位法规定的公民、法人和其他组织的权利与义务、行政主体的权力与责任落到实处。

应当注重活用裁量权,确保“联合”发挥其正面作用。各行各业各成一套体系,在某些情况下有必要加以整合,须从实际出发开展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。这就要把界限划好,避免不正当关联。尤其是需要从信息保护的角度切入,强调审慎处之,尽可能杜绝信息的泄露。

应当坚持信赖保护原则,确保信息的全面、准确、真实。应当畅通权利救济途径,将规制的负面效应降到最低。建立健全信用修复、异议申诉等信用主体权益保护机制,畅通权利救济途径,将规制的负面效应降到最低,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。

(摘自10月24日《检察日报》7版《“黑名单”如何规制》,作者:杨建顺)

(责任编辑:金燕)
相关文章